茄子色片app

富二代成年版下载安装

by admin on 2022年5月13日

叶嘉衍和江漓漓,很有CP感!

叶氏少数几个职员偶然的发现,在很短的时间内,传遍了叶氏。

居然有人可以和叶嘉衍碰撞出CP感——

这太难得、太稀奇了!

叶嘉衍不好接近,但众所周知,他看人——不管男女——主要是看能力。

出色的能力,可以说是接近叶嘉衍唯一的、也是最佳的途径。

庄雅妍在他身边一待就是那么多年,凭的就是出众的能力。

除了庄雅妍,这些年,叶嘉衍身边还出现过不少优秀女性。

大多数女性看他的眼神,都不可避免地流露出了欣赏和爱慕。

怪就怪在,他可以毫不费力地、让所有人看起来都只是他的工作伙伴、商场战友。

换句话来说——他和任何人都没有CP感。

他只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疏离气场。

自己定义美丽瞬间

这种疏离,替他隔绝了所有想跟他组CP的人。

他拒绝别人,从来不需要开口,他的气场就可以告诉那些人:不要痴心妄想,不可能!

直到今天,他和江漓漓走在一起,叶氏的职员突然发现了不一样。

江漓漓很正派,慎重地和叶嘉衍保持着距离。

她看起来,甚至有些害怕别人误会她和叶嘉衍。

无奈,他们叶总不配合啊。

叶嘉衍身上那股如影随形的疏离,悄然消失了,他整个人都是向江漓漓打开的。

每一个看见他和江漓漓的人,都能感觉得到,他想保护江漓漓、想让江漓漓在他的羽翼下前行。

很明显,他不单单只是想和江漓漓保持工作伙伴的关系。

江漓漓看他的眼神,也泄露了内心的秘密。

他们之间,有一道画着爱心的双箭头,自然地替他们营造出了CP感。

噢,哪怕没有这些,光看颜值,江漓漓和他们叶总也很般配!

江漓漓丝毫没有意识到“CP感”这种东西,跟着叶嘉衍进了他的专用电梯,依然小心地和他保持着距离。

叶嘉衍很熟悉电梯内的监控,手往后一伸,握住江漓漓的手,说:“别紧张。”

江漓漓吓得一动都不敢动,“电梯监控……也有死角吗?”

“当然。”

叶嘉衍抓着江漓漓的手,迟迟没有放。

江漓漓抿了抿唇,把笑意憋回去,说:“们公司的人一定想不到,他们的叶总是一个‘钻漏洞’高手。”

叶嘉衍哼了一声,慢悠悠地说:“他们更想不到,他们的叶总是被逼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江漓漓被噎住了。

叶嘉衍在控诉她。

她……有一点心软了是怎么回事?

就在这个时候,电梯停下来,电梯门随时会打开。

江漓漓怕被人看见,试图把手抽回来,叶嘉衍却不肯放手。

他一定是故意的!

江漓漓懊恼的是,她不能出声,更不能有什么动静。

现在,她就像一条上了叶嘉衍的钩的小鱼,叶嘉衍给她活路,她才能活下去。如果他不放手,她也……没有办法。

电梯门打开一条缝,叶嘉衍才不紧不慢地松开江漓漓

的手,说:“跟我走。”

“……”

江漓漓的手微微收成一个拳头,若无其事地跟在叶嘉衍后面。

周扬声站在会议室门口,远远看见叶嘉衍和江漓漓,就说:“叶总,大家都准备好了。”他虽然没有和江漓漓打招呼,但给了江漓漓一个眼神,示意她大可放心。

江漓漓不着痕迹地点点头,跟在叶嘉衍和周扬声后面,进了会议室。

这是叶氏最大的会议室,叶氏所有的高管和董事都来了,包括叶晋康和脸上挂彩的叶守恒。

气氛很严肃,但大家在公司的地位都不低,因此没有谁显得过分紧张。

正因为这样,叶守恒才显得分外滑稽。

他脸上的伤很明显,更明显的是,他似乎并不在意,甚至恨不得让别人知道,他的每一道伤痕,都是叶嘉衍的杰作。

这个脑回路,也是很绝!

江漓漓想着,就发现唐遇和沈羡宁也在会议室内。

沈羡宁也看见江漓漓了,抬了抬手吸引她的注意力,说:“江律师,这边。”

江漓漓走过来,等到她和叶嘉衍坐下,周扬声走上台,主持今天会议。

简单说了一下今天会议的目的,周扬声接着把唐遇请上台。

唐遇要说的,才是今天的重头戏。

忙了一个早上,唐遇等的,就是这一刻。

他直接告诉大家,叶氏的商业计划泄露案,已经水落石出了,他来宣布一下警方的调查结果。

叶守恒突然嗤笑了一声,“召集我们开会,就是为了告诉我们,调查结果不是江律师呗?”

“的确不是江律师。”唐遇笑了笑,声音凉凉的,强调道,“这是警方的调查结果。”

“……”

叶守恒闭嘴了。

这就是叶嘉衍昨天选择报警的高明之处。

如果让唐遇进行内部调查,这会儿,光是跟叶守恒保证调查是公正合理、没有偏颇的,就要花不少时间。

接下来,唐遇从细节说到调查结果,把曲总监的助理泄露公司计划的经过,说得清清楚楚。

整个过程,叶守恒和孙敏敏的名字,都没有被提及。

他们本来就没有直接参与,现在也没有证据证明他们是幕后主谋,叶嘉衍懒得和他们纠缠。

不过,曲总监和叶守恒的关系,大家都心知肚明。

叶嘉衍没有让唐遇暗示,不代表大家什么都不清楚。

最后,唐遇说:“曲总监的前任助理所要负的法律责任,我们会追究。整件事情,就是这样。”

偌大的会议室,陷入沉默。

高管和董事们看看我,我看看,就是没有人敢看叶晋康和叶守恒。

叶嘉衍也没有马上说话,不动声色地看着曲总监。

曲总监闭了闭眼睛,站起来说:“是我的疏忽,我今天……会向公司递交辞呈。”

叶守恒倏地站起来——

大家都知道,曲总监是叶守恒一手提拔上来的,他们以为这种时候,叶守恒会替曲总监说几句。

然而,他甚至没有看曲总监一眼,怒声问:“没有其他事了吧?可以散会了吗?”

“叶经理,”叶嘉衍带着压迫力

的视线,落到叶守恒身上,“请坐下。”

叶守恒一脸不耐,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欠江律师一句道歉。”叶嘉衍根本不顾公司高管和股东全都在场,一点面子都没有给叶守恒留,“昨天会议上才说过的话,叶经理不会这么快忘记了吧?”

“……”

叶守恒眯缝了一下眼睛,虽然没有说话,但他的眼神很生动地在对叶嘉衍说:是不是疯了?

江漓漓也看着叶守恒。

如果叶守恒真的“忘了”,她不会客气,一定会提醒他的。

否则,真的枉费叶嘉衍召开这次会议了。

“叶总……”

有人试图给叶守恒一个台阶,但台阶还没搬出来,就被叶嘉衍一个眼神吓回去了。

叶嘉衍几乎是摆明了,他要护着江漓漓,没有人敢劝。

会议室里唯一一个能劝叶嘉衍的,就是叶守恒的父亲,叶晋康。

但是,护犊这种事情,叶晋康也不能做得太明显。

“叶——总,”叶守恒咬牙切齿地问,“确定要我给江律师道歉吗?”

“不是我要。”叶嘉衍说,“是答应过的。”

叶守恒知道,这就是叶嘉衍给他的教训。

打了他两拳,果然还不够。

他早该知道,叶嘉衍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。

他当然也可以甩手就走,但是,向江漓漓道歉……确实是他昨天自己说的,他不能打自己的脸。

“江律师,”叶守恒咬着牙,一个字一个字地说,“对不起。”

“叶经理,”江漓漓突然问,“为什么跟我道歉?”

“……”叶守恒的唇角抽搐了一下,额头的青筋都暴突了出来,“昨天的事情,我向道歉!”

江漓漓露出一个明白了的表情,“我接受的道歉了。”

她尾音落下的时候,半个会议室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气。

不管怎么说,叶守恒是她的甲方,跟她道歉,她客客气气接受就好了,这么凌厉不饶人,胆子不是一般的大。

小姑娘的作风,跟她的长相……一点都不符合啊。

叶守恒知道叶嘉衍为什么召集这么多人开会了,就是为了让大家看,他是怎么给江漓漓道歉的。

否则,将来他和江漓漓公开关系之后,所有人都知道,江漓漓曾今被他欺负过。

这样一来,江漓漓就算扳回一城了,大家只会记得他曾经当众向江漓漓道歉。

叶嘉衍对江漓漓,还真是……上心得很!

叶守恒不再说什么,甩门离开了。

周扬声给叶嘉衍投来一个询问的目光,见叶嘉衍点头,告诉大家可以散会了。

董事和高管都走了,只有叶晋康留了下来。

叶晋康走到叶嘉衍身边,重重地拍了拍叶嘉衍的肩膀,说:“嘉衍,——很有老爷子年轻时候的风范!不,甚至胜过老爷子,难怪老子自偏爱。”

江漓漓看着叶晋康的手,脸色都变了,差点就要站起来。

叶嘉衍察觉到江漓漓的反应,给了她一个眼神,示意她冷静。

江漓漓的手收成拳头,把自己按回了座位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