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色片app

丝瓜影院在线下载污

by admin on 2022年5月16日

因谢三娘跟安然关系差,安然从没邀请过谢三娘来王府玩,所以谢三娘根本不知道,礼亲王最近身体越来越好,当然更不知道太后的身体也越来越好,估计短时间内是死不掉的,她的愿望要落空了。

时间过的很快,不久就是安然的及笄日。

当初由于时间很紧,也没来得及提前给安然办个及笄宴,就出嫁了。

既然如此,虽然现在安然成了妇人,但到了及笄的年纪,太后还是想帮她大办一个,以示补偿。

当然了,礼亲王也想补偿安然。

所以哪怕安然表示无所谓,吃碗长寿面就行了,但太后和礼亲王,还是热火朝天地商量起了给安然办及笄宴的事。

一想到安然进门以后,礼亲王的身体越来越好,甚至从没昏倒过了,而太后也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松,两人就觉得,安然有福气这话不是假的,他们都是托了她的福,才变好的,所以不说感激她当初愿意冲喜,光是这些,就让他们想补偿她了。

是的,太后看身体变好了,只以为是托了安然的福,另外是看儿子身体变好了,心情跟着变好导致的,从没怀疑过这是安然弄的。

太后和礼亲王准备给安然办及笄宴,话风一传出去,来给安然送及笄礼的人,简直是数不胜数,让负责处理具体事务的张总管跟她报告说,他现在数钱数到手软。

之所以会有这么多人来,一来,是这些人想讨好太后和礼亲王,将来给家族带来好处;二来,是这些人听说安然是有福之人,不少人想着,自己到时参加安然的及笄礼,跟她近距离接触,能不能沾点光呢?

这两个原因,无论是前者,还是后者,都充满着诱惑力,所以送礼的人能不多吗?

至于安然这样一个有福之人,为什么在谢家的时候,谢家上下也没见谁沾过她的光,这传言只怕是假的,他们都选择性忽视了,觉得也许是以前安然没福气,现在才有福气的呢?反正不管是真是假,反正试试看就是了,她们又不缺那点及笄礼的钱,关键是要真有用,那她们岂不是赚大了?所以一个两个的,抱着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的想法,就跑来送及笄礼了。

清纯美女如花旧唯美写真

因为来的人极多,所以举行及笄礼那天,场面极其隆重,整个礼亲王府都挤满了人,估计是礼亲王府开府以来,最热闹的一天,比礼亲王跟安然结婚的时候还热闹,毕竟礼亲王跟安然结婚的时候,礼亲王昏迷着,情况不好,谁有心情热闹。

但这会儿不同,礼亲王身体好了许多,府里上上下下,都是人逢喜事精神爽,这大家心情都很好,自然就会热闹许多。

礼亲王府热闹了许久,而宫里也专门找了个日子,给安然排了场宴,接了京中给安然送过礼的诰命们进宫再热闹了一次。

在这样热闹的大日子里,谢大夫人自然也是带着府上姑娘,来王府参加了安然的及笄礼的,毕竟安然的及笄礼,做父母的和做姐妹的,哪有不参加的道理。

看着这盛大的场面,谢四娘、谢五娘等人只顾着感叹,但谢三娘心情就很不美丽了。

想着是怎么回事,安然嫁进王府快一年了,怎么这个礼亲王还没死呢,甚至看着他精神似乎还不错的样子,似乎还能活上好几年,跟之前在东安王府那次,远远地看了他一眼,整个人一看就快挂了的样子,完不一样。

看到这儿,谢三娘想着,礼亲王别不会不挂了吧?那样自己想看谢安然凄惨的下场,岂不是看不到了?这怎么可以呢?

虽然心里很不爽,但谢三娘根本不能拿礼亲王和太后怎么样,除了在心里诅咒他们,让他们快点死,也没其他办法。

她倒是想跟礼亲王说点刺激的话,看能不能刺激的礼亲王挂了,这方法是不错,但关键是不能用,毕竟她要真这样干了,礼亲王一旦出事了,她也跑不了了。

所以就算知道怎么做能弄死礼亲王,她都不能做,这种感觉真是太糟了。

等听谢四娘、谢五娘几人议论,说安然一场及笄宴,收了十多万两银子的及笄礼,还有一堆的首饰、古玩等礼物,谢三娘感觉自己的心情就更糟了。

她现在也订亲了,明年大概要出嫁,她姨娘说了,她明年的嫁妆,大概有上万两。

本来她还是很满意的,毕竟谢元娘这个嫡女出嫁,由于除了公中的嫁金和男方给的聘礼,谢大夫人没给什么东西——说是给了点,但她姨娘说,谢大夫人从嫁金和及笄礼中赚回去了,所以相当于什么都没给——所以嫁妆也只有上万两。

她一个庶女,嫁妆能跟嫡女一样多,这要还不满意,那也太不知足了。

但这会儿看安然,嫁妆那么多,男方给的聘礼也很多,还有太后和宫里各位贵人的赏赐,据猜测谢安然的私房,有十几万之多——其实还要更多——现在一个及笄礼,又收了这么多东西,马上私房要翻番了,这让谢三娘想知足都难。

事实上,在原身世界,虽然原身嫁给了太子,但因做太子妃要低调,然后拘束也多,谢三娘一点也不羡慕,所以还是知足的,也就是在安然的世界,安然过的太快活了,婆婆对她好,丈夫对她好,而她呢,将来嫁到英国公府,上头有两层婆婆,她还不掌家,掌家的是英国公世子夫人,到时她肯定不会像安然这样快活。

私房比安然少,过的还没安然快活,谢三娘能知足才有鬼了。

受不了这样的刺激,谢三娘觉得,礼亲王没被刺激的心脏受不了,她要被刺激的心脏受不了了。

于是当下等吃过了午饭,看谢大夫人准备回去,便马上跟着回去了,一点也不像谢四娘、谢五娘等人还不想走。

等回去后,想起安然的风光,越想越不是滋味的谢三娘,不免审视自己辛苦求来的亲事,想着,嫁给英国公二儿子,真是门好亲事吗?